(按:從標題開始就很虛)

 

 

「宣-奏國敕使上殿---」
司儀以洪亮清澈的聲音喊出,只見從面對王座的紅色簾子另一端出現一個長相溫柔清秀、神情從容不迫的青年男子。

「在下代表敝國王上前來祝賀。」他淺淺地低下頭行了一個禮,隨即抬起頭來望著珠晶,浮現在他臉上的是那一貫開朗的笑容「好久不見了,供王陛下。」
「利廣?!」原本端坐在寶座上的小女孩,也就是現今的供王-珠晶,瞬間跳了起來,用既訝異又驚喜的眼神看著眼前來人。
大殿上的官員及賓客們都被小女孩的反應嚇了一跳,室內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或許是接收到四周錯愕的眼神,珠晶整了整衣裝坐回位子上,一開口又恢復了平穩的聲調,但嗓音中還是有掩不住的喜悅「利廣,你怎麼會來?」
「當然是前來恭賀陛下登基,祝恭國長治久安,國運昌隆。」利廣笑了笑,又輕輕地鞠躬。
「呃……我不是問這個,這麼說原來你是奏國的大官員囉?六官之類的?不、六官應該不能像之前那樣成天亂晃吧,還是禁軍將領?」珠晶微歪著頭喃喃自語,一臉困惑。
站在殿中央的利廣只是笑而不答。
此時在珠晶背後的一位官員湊到她耳邊悄悄說了一些話,隨即珠晶瞪大了雙眼,詫異地看著面前的男子。
-「王上,此人是奏國的卓朗君太子殿下。」



「真是的!你為什麼欺瞞我!」
「我只是沒說罷了,哪裡是欺瞞呢。」利廣說完發出輕輕的笑聲。
登基大典結束後,賓客們漸次回到被安排的掌客殿休息,只有利廣蒙供王特別召見,兩人正在園林中對坐閒談。
「真是強詞奪理,」珠晶狠狠瞪著他,不過很快又笑了出來「你知道嗎、我真的被你嚇到了,雖然看你牽著鄒虞早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但沒想到居然會是奏國的太子。」
「奏國太子很了不起嗎?你這樣年齡就坐上寶座才讓世人驚嘆不已呢。」
「又來了!不要以為小孩子什麼都做不了。」珠晶微蹙著眉,拿起石桌上的茶杯一口飲盡。
「我沒這個意思……」利廣笑了笑,把身子微微傾向前對珠晶小聲說道「不過,真沒想到當初拉著我的衣袖大哥哥、大哥哥地叫的小女孩竟然會成為恭國的王呢……」他說完又馬上退了回去。
「你!我哪有做過那種事啊!」珠晶雙頰一紅,想起當初有求於人不得不裝可憐出賣尊嚴就覺得很難為情,不過她做過拉衣袖這種撒嬌的動作嗎?嗯……不記得了。
回應困窘的珠晶的則是利廣一臉壞壞的笑容。
「而且你少騙人了,頑丘說過你早就知道我會成為王的。」珠晶鬥不過滿臉得意的利廣,只好轉換話題。
「他是這樣跟你說的嗎?我又不是天帝或麒麟,怎麼可能會知道。」利廣不以為然地聳聳肩「我只是覺得『或許有可能』而已,在幫助你昇山的過程中我也曾好幾次動搖了你可能會成為王的信念。」
「什麼意思?」珠晶歪著頭問道。
「嗯……我一開始只覺得你是個很特殊的小女孩,興起了想幫你的念頭,所以後來才會折回黃海去。之後你決定跟室季和走那條可能會有強大妖魔出現的路時,我就想說不定你的能耐就到這裡了吧……」利廣神色泰然自若,侃侃而談。
「嗯嗯。」珠晶點點頭,全神貫注地聽著。她清楚他在說什麼,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當時的她是多麼愚蠢、自以為是。
「不過當我從跟你一塊行動、其中存活下來的隨從口中聽到了你的事情以後……就是你折回去領導他們整理行囊、趕路、收拾妖魔等等的事情,記得吧?」珠晶又點了點頭,催促利廣繼續說下去「嗯、我才又燃起了一絲信心。直到我在找尋失蹤的你時,看到你沿途所展現的智慧、最後終於平安無事跟我們會合,更讓我確信你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我到那時才真正覺得你應該就是『鵬雛』不會錯。因此之後當我在蓬山上知道你就是王時一點都不驚訝。」
「平安無事?」珠晶吐了吐舌頭「我差點被人妖殺掉耶!要不是你們來救我我早就死了!」她直到現在想起當時千鈞一髮的危急情景還是不禁會汗毛直豎。
利廣用力點點頭,漾開爽朗的笑容「所以說,你能夠遇到我跟頑丘就是你身為王的最好證明!」
……因為我是王才有那樣的好運氣嗎?」
「大概吧,我想我就是被你的氣給牽引過去的。」
珠晶嘆了一口氣,露出苦笑「你怎麼不說是因為我很努力才能成為王啊?」
「喔、當然努力也是其中的要素。」利廣用安撫性的語氣說完,兩人都彷彿會意似地相視而笑。



「珠晶。」
正逗弄著騎獸鄒虞的珠晶被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而她旁邊的鄒虞則很高興似地看著她後方猛搖尾巴。
「利廣?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我跟女官說要見你,她們說你從中午就不見人影,大概是跑到廄舍來了。」利廣拍了拍鄒虞的頭,看到一旁的珠晶全身穿著細緻的綢緞衣裳和佩帶了許多華貴的珠寶首飾,卻毫不在意地坐在稻草地上抱住騎獸,不禁輕輕笑著「看來你喜歡騎獸的事連下官都知道呢。怎麼樣,星彩乖不乖呀?」
「乖得很呢,牠也很喜歡我,你別想反悔要回去。」珠晶抱著星彩的脖子,在朝殿上威儀十足的供王此時完全像個孩子氣的小女孩。
「是是。」利廣苦笑道。
「找我有什麼事呀?」珠晶還是抱著星彩,星彩回應似地磨蹭著她的臉。
「啊對、我來是想說,在這裡叨擾了快一旬,也該告辭了。」利廣笑了笑。
其他的賓客和大使都在供王登基後約兩、三天各自回國了,利廣則是因為想在連樯附近觀察才多留一會。
「你要走了?!」珠晶聞言立刻站了起來,大聲問道。
「是啊,大約明日動身,你初登基還有很多事要忙我不方便打擾,再說……」像是想到什麼一樣歪著頭,隨即露出一抹苦笑「要是我再不回國,又要被父王母后嘮叨了。」
「說得也是,像你這種老愛在外頭亂晃的兒子也難怪他們會擔心。」珠晶理所當然地說著。
「喂、別說得那麼難聽,我可是替他們蒐集了不少情報欸。」
「是喔。」
「當然。對了,你跟頑丘還有連絡嗎?」利廣隨口問道。
「有啊,」珠晶思索著「登基前幾天才見面的,我說要讓他當官,他不肯。說要請他參加登基大典,他又以身分不合堅決推辭了。真是個奇怪的人對吧?」
「他的個性就是這樣啊。」利廣笑了笑「不過他怎麼會來的?我想找他都找不到呢。」
「他要趕去秋分開啟的令巽門再次進入黃海,說是順道來看看我的情況。」
利廣別有深意地笑著點點頭「順道是嗎……」雖然說擁有騎獸要趕路是很快的,不過除了供王珠晶以外的人都是從雁國令艮門出黃海,從那邊到恭國和巧國可是完全不同方向啊……「頑丘真是個嘴硬心軟的濫好人。」他笑著喃喃說道。
「不過他答應過我,下次來看我的時候會幫我帶一頭騎獸!會是鄒虞還是駮呢?啊、說不定是孟極……」似乎沒聽到利廣說的話,珠晶像個天真的小孩一般滔滔不絕地說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daceous 的頭像
iridaceous

Iserlohn Diary

iridaceo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