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離去前,崔詢彷彿看見他吁了一口氣。

 

雖然清楚王旭必定瞞著自己什麼事,但崔詢總覺得自己似乎窺見精緻人偶內裏所隱藏的靈魂一角。因此無論如何就是生氣不起來。

 

 

一彎新月高掛入夜已深蛙鳴漸歇

 

王旭正坐在自己的榻上發愣

 

大人已近一月未曾吩咐過他任何事情就連往常向由他負責的送消夜及侍讀工作大人也另指定了名喚殷紅的小婢女代替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卻也不甚在意,這正好與他的期望相符只是突然多出許多空閒不免有些無聊

 

 

突然,一陣叩門與呼喊聲將他自幾近空白的思緒曠野裡抽離。

 

「王大哥!你還沒睡吧?大人找你過去唷!」清越高昂的聲音,即便在一日將近的時候聽來仍那麼有朝氣。

 

王旭推開門,對來者笑了笑:「殷紅你小聲點,附近房裡的大家都睡下了。」

 

「知道啦。不過大人最近好像刻意疏遠你,在生什麼氣似的。現在好不容易傳喚你去,我才會急著來報信嘛!王大哥你快去,記住別再惹大人生氣;他脾氣很好的,真不知你之前究竟做了些什麼呀。」小丫鬟抓著王旭的手,一副就要衝出去的樣子。

 

王旭心想,我也不知自己做了什麼,但仍拍拍殷紅的手說道:「知道了。」

 

 

 

「大人,小的是王旭。」

 

屋內雖燈火通明,卻是一片沉寂。王旭覺得奇怪,正想再次叫喚時,卻從屋內傳來了器皿破碎及重物落地的聲音。

 

「大人!」王旭無暇多想,立刻推門衝進去。只見房中央的桌邊散落著一地陶瓷碎片,而崔詢正捂著心口側躺在地,整個人蜷縮成一團抖個不停。

 

王旭急忙挨近蹲下問道:「大人、崔詢大人!你怎麼了?我找人來好嗎?」

 

崔詢使盡力氣,微微睜眼朝他的方向望著,右手也攫向他的手臂。突如其來的抓握雖讓王旭吃痛,但他在驚訝之餘還是強自鎮定地忍受著,然後將耳朵湊近崔詢那一開一合,彷彿想說些什麼的嘴邊。

 

「大人?該怎麼幫您?」

 

崔詢擠出氣若游絲的聲音說道:「藥……我的床頭有個瓶子、寫著……護心丹、拿過來……」

 

王旭點點頭,撥開崔詢那抓得死緊的手指,連忙跑向簾帳後他的床榻打開枕邊一雕花嵌玉的小木盒可裡頭瓶瓶罐罐甚多,他無暇多顧,毫無猶豫地抓起了瓶身貼著寫上「護心丹」紅紙的那只,奔回倒在外廳的崔詢身旁。

 

「大人,您覺得好些沒有?」讓崔詢服下瓶中一粒瑩白色的丹丸,見他氣息回復平穩,王旭放心了不少,便開口問道。

 

崔詢頷首說道:「不要緊,扶我起來吧。」

 

將主人攙至椅上坐好後,王旭又有些遲疑地問:「小的還是去請大夫來吧?」

 

崔詢表情複雜地盯了他好一會兒,然後搖搖頭:「留下,我有事問你。」

 

 

……你是什麼人?」

 

「啊?」王旭只是怔怔地望向他

 

「你識字吧?」

 

王旭愣了一會,不解地問:「大人何出此言?」

 

「藥瓶。你如何認出就是這瓶的?」

 

王旭顫了一下,但仍語氣平穩地回道:「小的為照顧老夫人,於藥理也略有涉獵,從前曾經見過此類物品。」

 

……你取一枚出來吧。」說著便將瓶子遞給他。王旭依言取出一枚拿在手上,不知主人究竟何意。

 

「吃下它。」他雖不解,卻也只能照作。忽地雙眼圓睜,盯著崔詢,久久說不出話來。

 

「沒錯,只是普通白糖。」崔詢有些不耐地敲敲桌子,「可以告訴我了吧,為何有所隱瞞?」

 

但王旭卻甩甩頭:「小的確實才疏學淺,但長久居於府中,自然認得一些簡易之字。方才小的說曾經見過,乃指對紙條上的字有印象。」

 

崔詢點頭說道:「你說得也對。看來我這著實屬多餘。」

 

「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王旭儘管努力地維持著一貫溫順的神色,此時臉上及語氣卻無可控制地隱隱透露著尖銳。

 

「我的意思是,你潛入寒舍有何貴幹,杜公子?」

 

 

 

─────

後記:

 

打破兩回詛咒!XD

 

覺得寫到後來已經邏輯混亂了,現在先趕進度再說,有問題以後再修改吧。

掰再爛也要拼落去,我不想永遠當個有始無終之人啊<0>

虎頭蛇尾比起來還是比較好的XD

 

裝病是我一開始就很想寫的橋段之一。

不過前後劇情與起初構想相比刪了很多,所以出現這段其實會有種無甚必要的感覺=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daceous 的頭像
iridaceous

Iserlohn Diary

iridaceo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