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BL= ="

開鎖拉開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方潔淨的大窗子午後特有澄黃的陽光,一半直直地穿透進來,一半則越過窗外半掩著的樹木,在木質地板上篩出繁多細碎而燦亮的光點

 

立在門邊的年輕男子一時被這景象震懾得呆愣了一會,回過神後隨即環視室內各角落,只覺整間屋子被照耀得如此寧靜,如此安詳,打心裡便對這地方的好感更增添幾分口裡也不禁流露出讚嘆的語氣近似喃喃地道:「上次來看是陰天還沒注意到,這裡的採光真好。」

 

站在他身後的老者微微笑著:「可不是嗎。再去窗邊看看,從那裡望出去的景色也不錯。」

 

男子依言走到窗邊,推開玻璃扇,就著窗口俯身出去:「我知道,就是因為這樣才租下來的。」當然還有因為便宜的緣故,他心裡想。

 

往下望,沿著屋子底部牆邊種著一整片玫瑰,紅白交雜,強烈對比的色彩瑰麗。外圍些則是一簇一簇斑斕的波斯菊、鬱金香花叢,開在綠油油的草皮上,由矮柵欄隔著。越過藤葛籬笆望更遠更高處看,便可見到突出於四周各色房屋的學校華麗建築尖頂,襯著今日澄淨如練又帶有橘黃光芒的蔚藍天空。

 

即使上回參觀時,外邊整個背景都是灰撲撲的,卻也給人留下了雅致閒適的深刻印象。

 

「呵呵,你喜歡就好。那麼我先走啦。」

 

「喔。」被窗外景緻吸引的男子隨口應了一聲,回過神後又轉過身來喊,「謝謝你,戴克先生!」

 

在樓梯上背對著他的老者也沒回頭,只是拿起了頭上的扁帽揮揮手,復又戴上,逕自下樓去。

 

 

 

楊知然是這座城市裡某所大學的學生由於名額有限,籤運極差的他也只能望相對較便宜的學校宿舍興嘆,而必須在這塊不熟悉的土地上汲汲尋找合適的棲身之所

 

所幸在他到此的一個禮拜內,便擺脫了暫宿學長家中的窘境。儘管他與那位學長已是在台灣的大學舊識,現在人在國外又維持了學長學弟關係,但兩個大男人擠在同一狹小空間裡頭,總覺得有些不自在。

 

他找到的便是這位於市區外緣公寓裡的一間三樓小套房,儘管面積不大,但格局和環境整齊清潔,設備也齊全兼之對外交通方便;而就這種條件來講,房租並不貴。房東戴克先生又是大而化之的人,沒有什麼瑣碎的規定要求,因此他沒做太多考慮就立即租下了這間屋子。連學長陪他來參觀時,都恨恨地說,要是我先找到絕對不會讓給你。

 

 

他只整理出一些立刻會用到的東西,像是衣服盥洗用具等之後,便盤腿坐在尚未舖上床罩的墊子上,撐著頭直直盯著積在牆角的大堆箱子發呆他心想著,之前為了學校和住所的事情忙碌奔波,每日無論在身體和精神上都疲累得不得了;未料現在一切打點好後,竟也會湧上一股悠閒過頭的發荒感受,因此他不由得覺著無聊起來,連東西也懶得收拾

 

他想了一會,便起身出去了

 

 

 

「啊!嗨,三樓的新房客?喜歡這裡嗎?」一個外表和楊知然差不多大的青年男子,看到他從樓上下來時,原本也要下樓的腳步硬生生停下,向後倒退了幾步,仰頭想看清楚他的臉。

 

「呃……嗯。這裡很不錯。」楊知然想應該是戴克先生已經和其他房客提過了,所以也沒有對對方知悉自己的事情多問,直接自我介紹了起來。「我是楊,你好。」

 

「你好。伊凡安德森,叫伊凡就行。」語畢便伸出手,「我可以知道你的全名嗎?」

 

楊知然也伸出手和對方握了握,心裡卻苦惱著應該告訴對方中文或英文名。中文名怕對方發不出音來,英文名嘛……似乎也只有在國小上兒童美語班時用過。叫什麼來著……約翰或喬治或傑克……唉。

 

「我沒有英文名字。」

 

相對於楊知然有些為難的表情,伊凡依然燦燦地笑:「咦?沒有關係啊。你是台灣來的吧?告訴我中文名字就行了呀。」

 

「喔,我叫楊知然。」他看到對方一臉疑惑,又搔了搔頭重複一遍:「楊,知,然。」他起初不想說就是怕這種尷尬場面。

 

伊凡的眉頭仍然皺得死緊,最後像是決定了什麼似地微笑著舒展開來:「嗯,那麼,楊,我現在要下樓給花澆水,你要去嗎?」



─────

檢討:

 

1.      考證問題。我不清楚各種植物的習性,例如生長的季節、環境、種植方法等,但也懶得查,完全憑印象亂寫XD要是有哪位精通園藝請糾正我吧ODQ/

2.      不太確定天色在幾點會有什麼變化,對日常自然的觀察太不留心了。

3.      我不是故意把外國人寫笨的,名字的事情是聽別人說的。

4.   篇名還是想不出來啊啊orz 這樣我下次又想挖新坑時該怎麼辦!(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daceous 的頭像
iridaceous

Iserlohn Diary

iridaceo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