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午後雨就未曾稍停

 

 

房裡凝滯著沉悶潮濕的空氣,使崔詢時睡時醒他也不確定自己今夜究竟有沒有睡著過,只覺頭腦昏沉身子虛浮著,恍若夢中

 

在第三次睜開雙眼時他長長地嘆口了氣隨後便下地穿上鞋履踱到案前點燃燭火,就著搖曳的微弱光線看起書來。

 

不知過了多久,崔詢察覺屋外雨聲漸弱終至寂靜,只剩屋簷或樹梢水珠滴下的細碎聲響

 

吱呀一聲,他輕輕地推開窗,吸入一大片潤澤的清新空氣,青草與礦石的味道頓時充塞胸臆。抬頭望著雨後從雲層中露臉的明月,他想了想,放下手中書卷便往門外走去。

 

 

越過長廊,崔詢抬手掀起了遮在廊口的花廉,步入中庭只見園裡池子的水面霧氣瀰漫在銀白月光的沐浴中夢幻得不切實際池岸邊垂柳幾縷,隨雨後輕柔的風左右飄曳。而柳樹下......

 

有個人影

 

 

……王旭?」在開口的那一剎那,崔詢似乎聽見人影倒吸了一口氣的聲音。不知為何他覺得有點得意。

 

當他緩緩往柳樹步去時,人影轉過身來,果然是王旭。但令崔詢意外的是,他從對方剛才的反應中,原本預期終於可以見到他驚慌的樣子,未料看見的卻依然是張面無表情的臉。

 

「你三更半夜的在園子裡做什麼?」語畢,崔詢不免感到些許困窘,自己不也是一樣嗎?但,自己可是主人,想做什麼又有誰管的著。

 

他平素是不愛擺主人架子的。但在王旭面前總覺得被對方瞧不起,不免就生起了不快與賭氣的心理。

 

王旭斂了斂眼睫,道:「回大人。小的見今晚夜色清朗,出來透透氣罷了。」

 

崔詢又吃了一驚,怎麼今天王旭話出奇地多,竟還說出完整的句子呢!

 

……總覺得有哪兒不對勁。

 

 

「所以你也睡不著麼?」不過,見他此次規規矩矩地回了話,崔詢的悶氣也消去大半,起初的嚴厲語調便緩和了下來。

 

「是……大人也是嗎?」

 

崔詢挑了挑眉。果然很詭異!這次居然還出現了問句!

 

「嗯,被悶著了。但雨後將過去幾日的沉滯一掃而空,就出來隨意走走。」

 

「是。若無吩咐,小的先告退了,大人亦請保重身體。」王旭一躬身,便向後頭退去。

 

 

「慢著……你放了什麼在衣袖?」

 

正向後退的身子微微一怔,隨即開口道:「沒什麼。」

 

崔詢不自覺地輕輕向上彎了彎嘴角。雖然王旭乍看大致平靜,但崔詢從語氣中感覺得出,這是他第一次在自己眼前顯現出慌亂的樣子。即使只有一點點。

 

「我今夜可以不追究。」崔詢努力抑制住心裡雀躍的波瀾,反壓低聲音冷冷地說,「但你自己要清楚,往後府裡若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無關事實如何,你絕脫不了干係。」

 

……」沉默了一會,王旭把手探向袖口,將拿出的東西交到崔詢手上。

 

 

那是本破舊不堪、泛著點點黃斑的書。楚辭。

 

在府裡出現這樣東西本也是尋常事,但他記得眼前這人……

 

「你不是說過不識字嗎?」

 

「小的確實不識字。」

 

崔詢沒講什麼,祇用眼神示意他繼續說。

 

王旭望著他手上的書本:「這個,是方才撿到的。」

 

「那又為什麼藏?」

 

「突然聽見人聲不知該做何反應,若再拿出來也難免啟人疑竇,因此……」

 

……可以了,下去吧。」

 

 

 

─────

 

剛好寫到一半外面就開始下大雨了科科

 

然後我承認我沒做考證= =|||

當然基本的東西有去確認,但更複雜的制度用語跟社會風俗就先不管了哈哈哈XD

等發現錯誤再說吧ORZ

不過有些可能有誤的設定,是故意留著的

劇情需要……不然我掰不下去

但建立在錯誤架構上的東西,大概也會給人一種違和感吧

總之我會盡我所能減少bu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daceous 的頭像
iridaceous

Iserlohn Diary

iridaceo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iriusdark
  • OK的啦~
    哪部作品沒有BUG
    不過我看不出來呀~

    看看你的又看看我的
    感覺我真的是差太多了XD"
  • 我倒覺得跟題材不同有關啦
    寫動漫同人時本來就會比較直白一點啊= ="
    不然太咬文嚼字也很怪
    至於寫古代文,都會自然而然去堆砌文字,你試試就知道XD

    其實我真正想寫的都只有對話
    但不來點風景動作的描寫好像又不夠完整|||
    我也不想寫那些的啊啊XD

    目前我自己懷疑有BUG的就是
    科舉制度
    因為唐朝好像不是普遍實施
    而且分派官職的方式也很複雜
    不過我也不能確定

    iridaceous 於 2008/05/26 18:18 回覆